[GJG]Rave on booze-up 纵饮狂欢

Rave on booze-up 纵饮狂欢


cp:Johnny/Gyro

rating:G→NC17

summary:青少年乔尼和大学生的老谢,然后会写到乔尼到合法饮酒年龄,关于喝酒的故事,现代设定

----

(写了很奇怪的东西...其实是想写肉的,但是前篇写太长了....放之后吧,就两章的样子。)

----

节一

不是说乔尼到合法年龄之前就没喝过,他喝的可多了,青少年的时候他爸曾经也办过家庭聚会,客厅里放着供大人喝的啤酒,常温的堆在厨房的流理台上,还有一些在冰箱里,而他就是被那一帮子狐朋狗友选出来去偷酒的倒霉蛋。这些小子躲在地下室里吸了大麻开始猜拳选一个上去聚会里偷酒的家伙,乔尼稳稳地中招了,他身上还有点叶子味儿,但是聚会里甜派和各路家长身上糟糕品味的香水和古龙水味也掩盖地过去。乔尼不敢开冰箱,动作太大,他现在分不清远近,还好上来的时候没撞上什么人,但是不远处客厅里家长们的社交话题却倒是一直在敲打他的耳膜,他伸手抓住了台子上的啤酒往套头衫的兜帽里塞,在塞到第四瓶的时候掉了出来,他低头去捡,哐哐当当所有铝罐都掉在了地上,恰好他爸一步跨进了厨房。

“乔尼,”乔治的脸顿时黑了下来,明明刚刚还喜笑颜开的和对门搞房产生意的邻居谈着赛马赌注的事情,“你在干什么?”

“没…没什么,”乔尼喃喃出声,很不容易了,“刚刚我把它们撞倒了,我捡一捡…”

“别耍小聪明。”

乔尼没有回应,径直看着他爸迈出了厨房,机不可失,他开始收拾地上的酒罐,他这回不贪心了,抓了两罐,快速开了冰箱门从里面拿出另外两罐作了补充,“希望下一个来拿的人别碰巧选上这两瓶,”兀自想着,乔尼向地下室进发,虽然酒不多,但是也够他和那几个小伙子们轮流喝一口乐一阵子的了。


第二回属于大干一票,高中那几个损友趁着乔尼爸妈出门,决定在乔尼家开趴,开趴不是什么难事,一般只要放出点风声,周围的牛鬼蛇神都会往这里跑,但关键是要有酒,对于这些青少年来讲,酒是极大的诱惑,而且有了酒就可以收入场门票钱,更多的钱意味着更多的酒,和大麻,还有去隔壁城市看演出的汽油钱。因为乔尼是主办方,所以他必须张罗足够一屋子人喝的酒出来,买罐装酒是不可能的,没人到了法定年龄,去服装店老板那里办地下假证的风险太高了,而且也没那么长时间等那个懒汉帮他们找名字和眼色都相似的人物模版。乔尼的担子很重;要不是大部分钱可以进我的衣兜,我他妈才不去干这事儿呢,他怨念地想。

起初他的计划是去他们常呆的酒吧里偷桶装酒,就是那种需要用筏子抽出来,很大一桶的劣质啤酒,拿推车偷运回去,然后第二天再去老板那儿补钱,他想只要不被发现,老板应该是不会介意的。幸运女神似乎很愿意眷顾他,因为酒吧被附近大学的学生包了,一辆大巴满载着胡言乱语的大学生冲到酒吧门前,这些学生应该在来之前就已经喝上了,下车的男男女女都免不了来几次平地摔,有些人才下车就吐,吐完就躺在门前不省人事。乔尼跨过这些个才吐完的家伙,他轻车熟路地从侧门溜进了酒吧,这么多学生聚会,偷一桶酒再简单不过了,这帮喝多了的傻子才不会发现少了一桶,说不定能白捞一笔。

乔尼伪装地不错,只要心虚不是写在脸上,倒也没人能看出他只是个进来撞运气的青少年。不出他所料,吧台附近摆了几个铝制大桶,待会儿可能会分别放置在酒吧的各个角落,乔尼不禁感叹,运气真好,他想,然后望了望四周,把印有蓝色星星的白帽子取下来,在酒吧紫外灯下白色有些显眼,然后把兜帽卷上自己的脑袋。趁着没人注意,他搬走了最里面一个酒桶,然后从吧台后边儿的门把酒桶滚出去,他早就准备好了推车,回去的小树林他也探过,路线没什么问题,不出意外,这将是完美的一晚。

正这么想着,乔尼就踩到了人,“操,”他低声咒骂了一句,“完了。”而被踩的家伙一低头,就看见一个气喘吁吁的神秘小鬼在搬着不该搬的东西。

“嗷!你他妈是谁?”对方似乎脑袋不是很清醒,“你是哪里来的小精灵,怎么这么矮。你几年级的?”

“大一的。”乔尼强装镇定,还好对方现在在喝成智障的边缘,蒙混过去就好了。

“噢,大一的啊,怪不得没见过。小子,你叫什么。”

“乔尼,”乔尼不想多说话,他只想摆脱这个醉鬼,然后安全把酒放上推车,老天啊,每和这个该死的家伙耗上一秒,就多一分几率损失掉一笔可观的零花钱。

“乔尼,哈哈哈,乔尼小子,乔基德(Joekid),”对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被逗笑了,他开始用手指卷自己金色的长发,正过身来面对着乔尼,咧开嘴露出了镶金的大牙。

乔尼被这口牙吓住了,操,这家伙不是大学生吧,他只能这么猜测,这家伙运气好点就是个搞说唱的,要是惹了个帮派分子,结果…他的口音也不大对劲,脸颊两侧的胡子如同符号似的修成了一个个方块。乔尼起初以为他只是个国际学生,虽然不像有些人那样看着神探科伦坡长大的,但他现在已经不能停止想象对方的身份究竟是什么了,这种刺激感一下子涌进了他的大脑。

“那你叫什么,”乔尼鼓起勇气发问了,但他依旧没有取下他的兜帽。

“杰洛。”

“听起来…不像是真名,这是你的代号吗?”

“哈?什么代号?你是说绰号吗?”杰洛又开始卷自己头发了,他一只手撑在吧台上,抬起脚用皮鞋噔噔地敲起地板,“再说了,为什么我一个意大利人要用希腊的食物作代号(Gyro=希腊三明治)?”

…然而你还是叫做杰洛啊,乔尼腹诽。

“我是说,艺名什么的,你知道,”乔尼打心底希望杰洛能借着酒劲给他即兴说唱一段,“你都做什么风格的说唱?”

“老天啊,小子,你是不是眼瞎。”杰洛有点被冒犯到了的样子,“你哪只眼睛看得出来我是搞说唱的了。”

气氛有些许尴尬,乔尼心中的警铃由远渐近,他说了什么?搞砸了吗?乔尼准备实行他最擅长的战术:逃跑。但是杰洛自己开口了:“我的偶像可是吉米页老师!(Jimmy Page 齐柏林飞船吉他手)”

“啊?!”这回换乔尼吃惊了,他上下打量杰洛,除了他那头金发以外,没一个地方有摇滚的气质,何况他还镶了口大金牙。乔尼现在觉得他可能想多了,这家伙不是什么帮派分子,说不定就只是一个无聊的怪胎学生,给自己搞了一套违和的混搭元素在身上什么的。乔尼有点失去兴趣了。

“所以...你...”

“我?我怎么了?倒是你,”杰洛好像终于注意到了乔尼脚边的酒桶,“你这家伙,该不是要偷酒吧。”

乔尼没有回答他,但是知道对方的身份之后,他已经不怕杰洛了。

“小子,这可不大好,虽然我不管他们买酒这事儿,”杰洛咧嘴,诡秘地笑了起来,“但是如果被发现的话…”

乔尼仍旧没有反应,他不知道是该抬头还是低头,他现在正在计划着怎么逃跑,偷不了酒倒是小事,他还能再换一家试试,被逮到那就死定了,这可不是踩了邻居家园艺被关禁闭那么简单,他爸可能会杀了他。

“要我帮忙吗?”


乔尼抬头了,兜帽没勾住他的前额,抹着额发滑了下来。眼前迎上的是杰洛欢快的目光,他的金牙在昏暗的酒吧里依旧很招眼,乔尼心里还有一丝的疑惑,但是更多的是感激,毕竟前一秒他还想着怎么像样的从酒吧出去,而不是被踢出门。

“说话啊?乔尼小子?”

“我当你是同意了吧。”

乔尼回过神来,点点头,他木然的又踢了一脚酒桶,然而杰洛却大步上前,一手将酒桶抗在了肩上,大摇大摆的出了门,乔尼磕磕绊绊地跟在他后面,不太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说,杰…杰洛是吧,杰洛,你是认真的吗?”

“不然呢?”

“你为什么要帮我?”

“啊?”杰洛停下了,“现在的小鬼,都这么没礼貌吗?”

“这对你没好处啊。”

“你这家伙...”杰洛有点生气,他咬咬下嘴唇,又咬了咬口腔内壁,忍住了一个白眼,“别当我傻,我知道你没成年,被唆使来的吧,小子。”

并不算是,乔尼心想,但他没有讲出来,他更多是在怀疑之前杰洛是否在装醉。

“好了,我就给你搬到这儿,接下来你自己看着办吧,”杰洛放下酒桶,起身拍拍手,酒桶的重量磕得他肩膀有些疼,他举起一只手臂,按摩着肩膀的后部。

“谢谢你…”

杰洛笑了,笑容里带着点微微的自豪感,绿色的眼睛闪闪发光;这人也太好懂了,乔尼想,什么都写在脸上,真是个怪人。

但是,是个好人,乔尼眨眨眼。


“那我回去了,再见小子,别被逮到了。”乔尼回过头的时候杰洛已经转身走了,乔尼看了看酒桶,又看了看杰洛,忽然想起什么,大喊道,“等等!杰洛!等一下。”

杰洛回过头来,眼睛里写着疑惑。

“这个…如果不介意的话,”乔尼迟疑了一下,但接着说,“你的电话号码是什么?”

“怎么?你想组乐队吗?”

乔尼翻了个白眼,“不。我是说,我欠你个人情。”

“所以...下次你过来的时候…我带你逛逛这儿吧,附近有演出的酒吧什么的…”

杰洛接过了手机,输入了自己的号码,然后回拨回去,他的手机在长裤兜里振动了几下,开始播放手机铃声。

“披萨~莫扎雷拉~披萨~莫扎雷拉~雷拉~雷拉~雷拉~”

“我的大作,是不是很酷啊,你要听副歌部分吗?”

乔尼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思考什么,然后回答,“好啊,”他开始觉得杰洛的提议不错了。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