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J]Oje nè

CP:Johnny Joestar/Gyro Zeppeli

分级:Teen and up

作者:holyrobo

AO3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676023/chapters/5984132

授权:

 

                                          第三章:歌唱


小结:

“他就是天使啊,”乔尼想 “但是他闻起来真糟。”


---

作者的话:

*历史课堂:这章的BGM:这里。这首歌写于1835年,是用那不勒斯语唱的。(找一首1890年前用那不勒斯语唱的歌真是找死我了,真的)它真的很美,快去听吧!

(作者给我的油管链接)

*那不勒斯语教学:

scugnizzo: urchin, street urchin. Neapolitan.

(流浪儿,街头的小鬼、小乞丐)

cantà: sing, to sing. Neapolitan.

(歌唱)


---

(终于要到授权啦 这章非常非常甜 痴汉乔尼/// 以及作者找的歌真的太赞了 下章这周内更完 拖太久了555)

---


自这些天以来,今天他们走过的路程最少。燠热的气候也缓缓地平息下来,把工作交给更加残忍的更加冱寒的气温,这时候,白日似乎被拉长了,时间像利爪般挖进了马腿,拖慢它们的速度,这一切似乎都让行进变得比以往更加困难了。乔尼没精打采地挂在Slow Dancer身上,艰难的想要抬起沉重的眼皮,即使它们已经禁不住要合上了。到这会儿,他又在靠着纯粹的意志骑马了。尽管这样杰洛却好像还是很高兴的样子,时不时地露出张烦人的咧嘴笑脸,很有可能是他脑中又回放起他那些个莫名其妙的姑且可以叫做笑话的玩意儿。这个想法不知怎的让乔尼发起了无名火,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杰洛这些不管怎么说都糟糕透顶的笑话还呆在杰洛的脑子里。

“我想我们该休息了,”杰洛突然说,正巧看到乔尼差点今天第三次从Slow Dancer上滑下来,杰洛的眼神软下来,就像一个溺爱孩子的父亲看着自家小孩卖萌犯蠢,他嘴角微微上翘,形成一个柔软的笑容,乔尼立刻转头回避。

“听起来不错,”矮个子的男人回答道,他没力气机智地回嘴了。他顿了一会儿,转念一想又尖酸地加上一句:“晚上去洗澡,你臭死了。”

“遵命,老大。”

乔尼只好翻起白眼,勉强接受了他的回答。


他们的营地总是干净而紧凑,帐篷挨着帐篷,前边生着一小块营火,近到不至于引起火灾的程度。他们已经沿着一条小溪走了有段时间了,这是个令人欣慰的信号,渐渐地,沙漠要离开他们了,这意味着一个绝佳的洗澡机会。和往常一样,杰洛先去洗了,这会儿乔尼便在施展厨艺准备晚餐。杰洛会一身干净清爽地回来接着做完饭,然后乔尼去洗澡,就是说,等乔尼洗完回来,食物也准备好了。这是他们平时就采取的顺序,而且既然也没出过什么差错,他们也就顺其自然了。

实际上,过去为数不多的几次他们这么做的时候,都挺顺利的,但似乎今天晚上会有所不同。杰洛好像去洗了几个世纪的澡。泡茶的水已经烧滚,就快要猛地溅出茶壶了,并且乔尼也准备完了所有的食材(大多数都是些新鲜度和质量都不明的根菜类)杰洛平时不会洗这么长啊。一个可怕的想法开始浮现,爬上了他的脊背,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这又加剧了乔尼的胡思乱想。杰洛死了。杰洛被埋伏了。噢,操,乔尼在脑内大叫。可怜的男孩和这个想法作战了三分钟不到就败下阵来。他原来被严肃地告知了好几回,千万不要在杰洛不在的时候放着营地不管自己离开,因为一是如果附近有其他人的话,他们最会做的一件事就是抢光一切,然后毫无疑问结局就是他们都会死;二是有乔尼守着营地,杰洛就能准确知道营地的位置和距离。

乔尼的少女心开始疯狂跳动。

即使这样,乔尼还是跑了,他正拽着自己往小溪那边爬,因恐惧而屏住了呼吸,他害怕他所面对的将是一具他最好朋友的尸体,以及再次陷入战斗。他想,这一回就没可能胜利了,鉴于他自己疲惫的状态和失去杰洛的可能。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乔尼从来没对音乐有多大兴趣,同样的,他肯定也没有去看过歌剧或者是演出,甚至连想都没想过这种事。于是他快速躲到河床边的高草丛里,有短短那么一瞬,他不禁想知道那些草种是如何在这片沙漠中汲取到水和养分并萌芽的。


杰洛的声音像是手掌在刚用砂纸磨好还未上漆的木桌纹理上拂过一般;抑或是在树下听到的夏日暴雨,树叶砰砰受着雨点的击打,悦耳的自然调调,每一次击打都在空气中回响。乔尼脑中一片茫然。谁又会想得到那首根本就是在瞎兴奋的起司之歌和这首悠长又低沉,而且乔尼估摸着是首意大利的歌都来自同一张嘴啊。即使听不懂杰洛都在唱些什么,乔尼还是呆在那儿,专心听着杰洛嘴里蹦出的每一个音符,他身上每一个神经都颤动着,急迫地希望自己能明白杰洛究竟唱了什么。


“Io~ te voglio bbene assaje, e tut nun pienza…乔尼 乔斯达,你准备在那儿藏多久?”


乔尼大气都不敢出。


“你觉得我傻吗?别躲在树后面了,scugnizzo(小鬼),”杰洛继续道。他听起来并没有生气,于是乔尼听话地从树的一边探出头来看他,随即遇上了杰洛的视线。杰洛的湿发粘在他肌肉均衡的背上,乔尼有些晃神地欣赏着他头发的长度。

“对不起,”他喃喃道,视线落在了大腿上。“你洗的时间太长了,所以我就来看看你是不是还好没有在水里滑一跤…撞到你那个蠢脑袋…什么的…”

被抓到偷听让乔尼十分难为情,他带着同样的感觉抬头看向他的伙伴,却撞进了杰洛剪影似的轮廓里,杰洛身后,太阳带着倦意西沉入夜,杰洛露出牙齿(注1),柔软的琥珀色光芒闪烁着,照得他的嘴唇透亮。

“喂,有必要这么凶吗?但是谢谢你的关心,乔尼。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呃,”乔尼说话了,打破了弥漫在他两人之间的沉默,这股尴尬还像海浪般轻轻拍打着他们,“你唱的那首歌…”

“啊,”杰洛说,他的微笑挤成了一个尴尬的怪笑。

“它听起来很悲伤,”乔尼接着说,眼睛移向别处。美丽的歌唱者形象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臭烘烘的,一点儿都不搞笑的杰洛。但是他并没有他想的那么在意这点。

“是啊,”杰洛说,撩起头发别在了耳朵后面,“呣,现在想来是一首悲伤的歌呢。”他向后仰头,露出了脖子,喉结(注2)更显突出了。乔尼分神去回想上一次他吃苹果是什么时候。

“它在唱什么?我是说…这是意大利语,对吧?”

“不,”杰洛回答道,“那不勒斯语。”

他们互相盯着对方有好一会儿,像是一个暂停般,这是他们第一次这样真正相互看着,即使他们两之间还隔着好几米。杰洛绿色的眼睛扫视般停在乔尼脸上,像是将要接受风尘洗礼,留下黑色的眼袋。他很高兴看见饱满和洋溢着青春的红润色泽还留在乔尼的嘴唇和脸颊上,而红红的鼻尖也是非常可爱。

乔尼注意到有几根不听话的胡子逃离了杰洛修得方正的轮廓边界,还有他下眼睑上的睫毛贴在了脸颊上的方式。他漩涡般深邃的双眼像是要回旋起瞳孔边的颜色,越来越深地将乔尼吸进的方式。杰洛首先移开了视线。他看向前方的水面,抬起双手枕在脖子后面,稍微掩藏起对还坐在树根上的年轻男孩的情感。“副歌的部分,讲的是…呃,用英语来说的话就像是…’我爱着你,可你却不曾想我’,我说不好,我不怎么在意歌词的--我真正在意的是调子好听。”他对此微笑起来。

“那么,你唱的很好,”小个子的男人脱口而出,他的脸红了,“你的声音很好听,杰洛。”


说完这句话后,一切又返回了常态。杰洛脸上又浮现起那个糟糕又恶心的“GO!GO!Zeppeli!”咧嘴大笑。乔尼立刻后悔不该告诉他的,因为现在年长的男人肯定闭不了嘴了,接下来几天里都会永无止境地念叨起乔尼的赞美。

“不管怎么说,乔~尼~小~子!你是不是该呆在营地里的啊?”

杰洛摇动起食指,指着他。乔尼可不需要被念两次。


--

注1:这里原文是“it's soft amber light glinting ever so slightly off of Gyros grills which shone through his lips”,grills应该指铁栅栏什么的,我不是很确定,就翻成了牙齿,希望小伙伴们捉虫!

注2:喉结的英文是Adam's apple,所以乔尼才会想起苹果2333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