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J]Oje nè

Oje nè



CP:Johnny Joestar/Gyro Zeppeli

分级:Teen and up

作者:holyrobo

AO3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676023/chapters/5984132

授权:


                                       第二章 knock knock


---

小结:

杰洛的笑话大多毫无意义而且完全不好笑。同时乔尼觉得他肯定因为什么事儿遭天谴了。



---


作者的话:

*历史课堂:

knock knock笑话的起源已经无从知晓,但是有一个猜想是,笑话的灵感来源于莎士比亚于1632年出版的著作麦克白。最早的knock knock笑话和我们现在所知的版本相同,可以追溯到1934年[维基]但没人真的知道它具体从哪儿来的...不过你可以告诉你所有朋友现在我们所知的knock knock笑话发明者其实是杰洛 谢皮利。

基本的knock knock笑话需要五句话:

1.The punster: Knock, knock! (敲敲门!)

2.The recipient: Who's there? (谁在那儿?)

3.The punster: a variable response, sometimes involving a name. 

                                                            (有很多种回答,大多数情况下需要提及一个名字)

4.The recipient: a repetition of the response followed by who?

                                                            (再次提问,格式是所提及的名字+who组成问句)

5.The punster: the punchline, which typically involves a pun-based misusage of the word set up during the response

                                                            (最后一句就是笑话,典型的做法是做一个谐音双关语)


*那不勒斯语教学:

Fermà!: literally: stop! 

(本意:停下来!)

Ncoppe o bene: a phrase that in English would be the same as "I swear!”

(英语里相当于:我发誓!)

 



今天可能是他们至今为止挨过的最热的一天,不过鉴于后几个月里气温会迅速转凉,这也应该是最后一次这么热了。太阳无休止地煎烤着一切不幸被它照耀的事物,即使那些散落在沙漠里拥有坚硬外皮的植物,也扛不住骄阳暴晒的力量,纷纷萎蔫了。可怜的乔尼和杰洛就包含在其中,若不是还有强大意志力的支撑,他俩也没办法拖着沉重的马步继续前行。


时间开始一分一秒地向危险的中午迫近,乔尼已经满身是汗,像是在自己的汗里游过一场泳,下巴上的汗珠一滴滴落在Slow Dancer的后颈上。明显Slow Dancer很烦躁,她摇晃着脑袋,用鼻子大声地喷气。乔尼的衣服非常不舒服地黏在他身上,同样,他的头发也黏在他的脸上。他安静地得了这样一个结论:真的不会有比这更糟的事情了。

在他右边一米左右的地方,杰洛看起来并不想自己一样那么活受罪,至少乔尼觉得再怎么看都是这样,幸亏他那顶虽然蠢得不行但是不得不让人承认非常适合沙漠旅行的帽子给他提供了一层保护伞,大概吧。不过杰洛其实也没好到哪儿去,他那种衣服,一层叠着一层,美感尽失就算了,还被聚集的汗渍浸湿,一块块的污渍有如地图板块一样,恐怕任何一个满脸褶皱的历史老师看了都要大加赞赏。杰洛原本十分挺拔的身躯现在也疲惫地弯了下来,脸都要贴到Valkyrie水光闪闪的脖子上了,也就差那么几英寸。如果仔细听的话,乔尼也能发现杰洛看似与平时无异的平稳呼吸下面粗重的喘息声。他俩身上蒸出的水汽现在都呼进了鼻子里,比吸进去的空气还要多,乔尼认真的在考虑要不要叫杰洛一块儿休息一下,比如找棵树在下面躲会儿太阳,毕竟现在是阳光最毒最辣的时候。但杰洛可能又会指出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要是他们现在休息,那么别人现在也肯定会这么做,而且要是他们继续前行的话,说不定能多争取些时间。 但是太阳是真的要把他热出问题了,之前那顿饭吃的太少,再加上这天杀的温度,他现在脑袋一阵眩晕。这可不是玩笑,他正想张嘴出声叫杰洛停下,却没意识到已经太晚了。


“扭~厚,乔尼,”乔尼刚想求杰洛去找个地方避避太阳,杰洛突然复活了一样咧嘴笑起来,“拿出你的笔记本,我刚刚想到一个绝赞的笑话。”在这节骨眼上?乔尼简直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我说真的!”感觉到乔尼的兴致平平,年长的男人大叫起来,“这回真的超赞,我只给你讲一次哦,快准备记下来,小鬼。”

年轻的男人叹了口气,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同伴,对方神色坚定,乔尼觉得自己的精神受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你继续说。”

“马上,马上,”杰洛回答道,深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展示他最佳的天才搞笑能力。他活动活动自己的肩膀像是要去除他那看不见的紧张感。一个漫长的停顿,乔尼觉得等得他花都谢了。


“knock,knock,”杰洛开始了。

又是一阵沉默,比上次还要漫长。

“…啥玩意儿?”乔尼呢喃了一句,眯着眼盯着眼前的男人,完全不知道两个重复的单词怎么会组成一个笑话,或者起码有一丁点儿好笑的成分。可能杰洛脑子也热出问题了,也可能杰洛早就已经疯了,哦老天,他要自个儿走出这个沙漠了。

“不,”杰洛抱怨,不禁咬紧了牙,非常夸张地把手按在头上,“你应该这么回答:’谁在那儿(who’s there?)?’”他学着乔尼的声音说,但实际上他只是升高了几个音调还加上了点儿冒犯人的口音,听起来特别刺耳。“为啥啊?”乔尼越来越生气了,“而且那听起来根本就不像我!”

“你说就行了!我在表演有人敲你的门!这是个笑话!别糟蹋了!Fermà (停下来)!


一阵难以忍受的寂静弥漫在周围,他俩仍旧骑着马向前走着,但都没有看对方一眼--乔尼可不想陪杰洛讲他那个愚蠢又完全不合时宜的笑话,杰洛则在发怒的边缘不停挣扎。乔尼才不要说呢--他绝对不会说。但是,可能又有点,只有一点点好奇杰洛所谓的“笑话”接下来怎么讲的,可能吧。


“谁在那儿?”他问了,在杰洛发飙的约莫前一分钟说了出来。

“Dio,”杰洛回答,眼睛又开始兴奋地发光了。

“我操,”乔尼尖锐地说,“我才不要开这门。”

“搞什么啊!”杰洛几乎要尖叫了,差点儿气得就一拳头打在Valkyrie身上,“我真的日了狗了乔尼,Ncoppe o bene (我发誓!)--你智障吗你?你快毁了我这辈子最好的一个笑话!“

”那我该说啥啊?“乔尼尖声反问,头晕的感觉让他更加易怒,他已经很努力地想跟上节奏了。乔尼现在就只想一拳把杰洛从马上打下来,这念头一闪而过,接着又消失了。

”像是…谁是Dio(Dio who?) 。“

”行!“乔尼大叫,“我说总行了吧。谁是Dio?”


一阵长的要持续数年的寂静袭来,长得乔尼觉得他的头发也要变得灰白了,皮肤已经开始发皱了。而太阳,和原来一样拼了老命似的要无情地晒死他们,周围的沙粒缓慢地擦在他们身上,痛苦不堪。


“Dio…nasuar* ” 无尽的沉默过去之后,杰洛终于非常自豪地说了出来。

“哇,”乔尼回答道,他回过头,那双敏锐的蓝眼睛随意地盯着远方的一点。“你说的对,”他继续说到,讽刺从他的丰润的嘴唇上滴落,和大腿上的那一滩汗渍混在一起,“这的确是你给我讲过的最好的笑话,可能是我一辈子听到过最好笑的笑话。”从来就没有这么失望过好吧。



“扭~厚!你嘴真的超甜啊乔尼老弟,”杰洛说,他脸红了起来,为了表示害羞还拿双手托住了脸,“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我这个搞笑天才一天的杰作。”


“是啊,杰作啊,”乔尼直接棒读,“我真的不知道你是如何办到的,简直…让我倾倒。”


---

*注:这个双关语是取dinosaur(恐龙)的谐音。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