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花+徐伦亲子]不准挠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154540?style=creator


偷偷摸摸的翻译 因为好甜 没有授权没有beta(直译真是世界上最难的事情了哭 强行解读


其实不知道为什么花京院作者全都写的复数人称(


—————————————————————————————————




summary:徐伦得了水痘


作者的话:这是我第三次尝试发这个上来了,对不起但这又不是什么超长的黄暴文所以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o;


————————————————————————————————


徐伦全身上下都长满了红色的水痘,但她被承太郎抱在怀里,她一点儿也挠不到痒。这真是太糟了,花京院给她手上戴了双防烫手套,还不准承太郎帮她摘下来。徐伦现在五岁,得了水痘,虽然她的症状比起普通的状况来说要稍微轻一些,但是最大的问题就是痒了。除非他俩谁能把徐伦整个泡到炉甘石液里,不然她肯定不会住手的,而且炉甘石液的治疗效果也只是暂时的。


“Papa,好痒。”她一边拿自己的脸蹭着承太郎的衣服一边闭上了眼睛。


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不行啊徐伦,妈妈说在我们给你涂更多炉甘石液之前你必须再等一会儿。”


“不——”


承太郎亲亲徐伦的额头。这简直糟透了。


花京院走进徐伦的房间,对眼前的景象表示无语。“你应该知道这种做法完全是不必要的吧。”


承太郎看起来很诡异地蜷在徐伦的小床上,徐伦则窝在他的胸口上,被他的两只胳膊环抱着,看起来很可爱,哪有一副要死的样子。


“你是明天去工作,还是接下来的四天都呆在这儿?”


“Papa不要走。”徐伦用她的防烫手套拍承太郎。


承太郎看了看徐伦,开始用恳求的目光盯着花京院。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要问啊。全世界都知道现在是徐伦把承太郎抓在手上,她肯定不会让他这么快跑掉的。


花京院表示无语。“好吧,晚饭做好了,等你们两个准备好了就来吃饭。徐伦今天有鸡块吃哦。”


“鸡块!”徐伦扭来扭去挣脱了父亲的怀抱,闪电一样绕过花京院冲到了厨房。


花京院靠在门上,看着承太郎努力消化刚刚发生的事情。


“所以说我刚刚被鸡块ntr了吗。”


“是的。现在去吃饭吧。”花京院假装拍拍他乐队T恤上的灰尘,离开了门口。


承太郎跟着他走了出去。一方面来说他不敢相信他居然被鸡块ntr了,但这也不是第一次发生在他身上。徐伦是一个很有冲劲的孩子,如果她想得到什么,她就会努力去争取。当然,大多数时候是这样。花京院拍拍承太郎的手臂安抚着他,然后承太郎也坐在了餐桌旁开始吃晚餐。徐伦已经把手套摘下来了,双手放在大腿上,坐得笔直,看起来十分可疑。


“你最好别偷挠,Jojo。”


“我没有!”她躲开了花京院的视线,肩膀向前耸起好像要缩成一团。她在说谎。


“很好。我做了薯条,而且,我不太想把薯条都换成扁豆,你说我换不换呢?”花京院往徐伦盘子里倒了些番茄酱


徐伦一听到扁豆两个字就皱起了整张脸,还厌恶地吐出了舌头。


“你曾祖父明天来看你,徐伦,”承太郎突然开始往嘴里狂塞扁豆和米饭,这样他就可以不用回答花京院了。


“yeah 老头子要来啦!”徐伦从她的椅子上一蹦而起。


“等等?什么?为什么乔瑟夫又要过来?他不是上周才来过吗?”


承太郎耸耸肩,往自己嘴里塞更多食物。


“你是不是告诉他徐伦生病了?”


承太郎咕哝了一声。


“而且他完全反应过度了。”花京院眯起了双眼。


承太郎陷在饭里拒绝说人话。


“那么就决定了。看来你明天要去工作了。”


“实际上徐伦需要我在家。”


徐伦正拿着她的鸡块蘸番茄酱。“Papa你可以去工作啦,我明天有老头子陪。”


承太郎捏着胸口,看着徐伦心碎了一地。他的一生中,还没有这么快被伤的如此深。


“晚餐后Jojo要洗燕麦浴哦,好吗?”承太郎的反应实在太好笑了,花京院不得不捂住嘴来挡住微笑。


“或者我们可以再商量一下...”


“饭桌上没什么可商量的。”


徐伦两只拳头往桌上一砸,”叛乱者!我拒绝口供!我不会活着让你们带走的!“


”你的饭要冷了哦。“


徐伦小声说了句,噢,抓了把薯条塞进嘴里。


第二天早晨,花京院看着他卧床不起的丈夫身上爬满了无数和他女儿一样的小红包。徐伦从床的一侧看了看承太郎,爬上床躺在他旁边,用套着防烫手套的小手拍了拍他的脑袋。


“承太郎,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你没得过水痘?”花京院捏着鼻梁,伤透脑筋。


“我以为这没事儿。”


“我会给乔瑟夫打电话叫他不要来的,你们两个,休息。”花京院拿起了床头柜上的电话。


“噢不,我猜Papa必须要去洗燕麦浴而我不用啦。超丢脸的。”徐伦亲亲承太郎的额头。“别担心Papa,你身体里的小鸡*很快就会死掉啦。”


“谢谢你替我做的保证,徐伦。”承太郎挠挠他的脖子,徐伦却拿手套一把拍上了他的脸。


“不能挠!”


承太郎抓住徐伦把她举到空中。“这是虐待。”


“妈妈,这个是不是虐待啊?”


“Jojo你可以再给他一下。”花京院坐在床沿上,翘起了腿。


徐伦使劲挥开手臂,以至于手套都掉了下来,然后一拳砸在了承太郎脸上。


—————————

*水痘的英文是chicken pox,直译过来就是小鸡痘,所以徐伦会以为身体里有小鸡才会长痘痘(


评论(5)
热度(45)